• <div id="5mmj6"></div>
  • 今天是:
    多单轨交债已发行:专项债和贷款混搭常态化
    作者:  来源:中国投资协会项目投融资专业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9-04-02

    近日,厦门市在中国债券信息网上?#39029;觥?019年厦门市轨道交通项目专项债券(一期)”相关文件。如若成功发行,这将是第五个城市发行的轨道交通专项债。


    文件显示,本期厦门轨道交通专项债发行总额35亿,全部用于厦门市轨道交通3号线建设,偿债资金来源为轨道交通3号线?#26041;?#35774;项目运营收入和物业开发收入。

     

    轨道交通专项债是项目收益与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的创新品种。2017年8月,财政部印发《关于试点发展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品种的通知》(财预〔2017〕89号),鼓励地方政府在限额内发行项目收益专项债。


    其核心要求在于,项目收益应能覆盖融资。

     

    梳理来看,自2017年深圳发行首单轨道交通专项债后,武汉、洛阳、南昌、厦门四城市也陆续发行。除南昌只发行一期外,其他城市后续都有几期待发行,而深圳、武汉已发行第二期。

     

    下文从资本金、融资结构、偿债来源详细?#21592;?#20116;单轨道交通专项债的异同:

     

    1.资本金

     

    从几个项目来看,深圳资本金比例最高为49.4%,其次为武汉、厦门(均为40%),南昌、洛阳分别为25%、20%。似乎GDP越高、财力越充足,资本金比例越高。

      

    根据《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2003年版)要求,原则上城轨交通项目的资本金须达到总投资的40%以上。


    发改委在2015年5月、2016年8?#36335;?#21035;批复南昌、洛阳轨交规划时均要求,资本金比例40%,由财政资金解决。而当时并未明确地方政府债券资金是否可以计入资本金。


    2018年23号文问世,债务性资金不得充当资本金;2018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8〕52号】明确,除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中明确采用特许经营模式的项目外,项目总投资中财政资金投入不得低于40%,严禁以各类债务资金作为项目资本金。


    因此关于资本金比例不足的讨论就存在争议:


    1)两项目于2015、2016年批复,当时并未明确债务性资金尤其地方政府债券不能充当资本金,52号文无法溯及过往。因此,加?#31995;?#26041;政府债券资金后,资本金比例大幅提高甚至超过40%。


    ?#21019;?#35745;算,对于武汉、深圳来说,资本金比例将达到100%。另外,对于南昌轨交来说,即便加上专项债,资本金比例仍?#21019;?#21040;40%。显然这样并不合理。


    2)另外一种解释就是采取了特许经营模式,从而豁免了40%的资本金比例要求。

     

    2.融资结构


    目前看,除去深圳、武汉全用项目收益债融资外,其他三地融资都是贷款和项目收益债混搭。


    ?#28909;?#27931;阳,项目收益债融资50亿,其余94.224亿通过贷款融资。


    南昌,项目收益债融资20亿,银团贷款融资186亿,甚至在2018年通过普通专项债融资6亿。


    厦门,项目收益债融资134亿,银行贷款9亿,其他包含国开基金10亿、企业债券10亿(后三者已于2018年底到位)

      

    (备注:南昌地铁原本计划投资300.11亿,但由于?#23548;?#24320;工时间推后,缩短融资使用期限,且2018年开工建设时使用普通专项债26亿,导致财务费用大幅?#38470;擔?#24635;投资调降为287亿。)

     

    今年1月9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货币信贷政策要配合专项债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引导金融机构加强金融服务,保?#29616;?#22823;项目后续融资。这被一部分市场人士解读为,专项债可以和贷款混搭使用。


    但也需注意,专项债与银行贷款的搭配,二者并不是同一层面的融资方式。专项债的举债主体是地方政府,银行贷款的融资主体是地铁集团。

     

    3.偿债资金来源

     

    经济较发达的深圳、武汉、厦门可以依托物业开发收入覆盖融资成本,但相对较弱的南昌、洛阳则需依靠轨道交通发展专项基金来弥补,这类项目存在较大争议。

     

    一部分市场人士认为,轨道交通属于非市场化运营的公益项目,类似洛阳、南昌这类项目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轨道交通发展基金(从财政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提取),融资中依靠政府补贴偿还的银行贷款债务应被认定为隐性债务,项目?#34892;?#22686;隐性债务?#21335;?#30097;


    一些人士则认为,轨道交通项目拉动周边土地升值,以按?#27426;?#27604;例提取的项目对应并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的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和配套费收入(轨道交通发展基金),用于偿还地方政府专项债,是符合相关规定的。


    此外,按公共预算?#27426;?#27604;例提取资金,专项用于轨道建设,相当于在公共预算中列出购买轨交服务的?#25165;牛?#20415;利百姓出行。作为项目公司的项目收益,未见对应禁止性规定。简言之,?#37096;?#20197;把轨道交通发展专项基金视为项目收益,从而不存在新增隐性债务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项目提出,如果项目发生变化,可发行新一期专项债保障项目还本付息。按照财预〔2017〕89号)文:


    项目取得的政府性基金或专项收入暂时难以实现,不能偿还到期债券本金时,可在专项债务限额内发行相关专项债券周转偿还,项目收入实现后予以归还。


    但专项债本质上就是依靠项目收益偿还,发债周转如何操作?如何符合专项债的规定?这些问题将在3-5年后第一批项目收益债到期后考验着各方。

    下一?#24120;?a href="/llrd/n2412.html">《关于促进?#34892;?#20225;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释放?#22235;?#20123;信号? 上一?#24120;?a href="/llrd/n2402.html">城投发债政策演变与投资价值
    河北11选5直选3走势图
  • <div id="5mmj6"></div>
  • <div id="5mmj6"></div>